第五部 第二节

所属书籍: 三体3:死神永生     发布时间:2012-11-15

星际娱乐平台,星际在线娱乐,澳门星际网上娱乐 www.yuanxk.com   【掩体纪元67年,“星环”号】

  程心醒来时,发现自己处于失重中。

  冬眠与睡眠不同,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。在整个过程中,只有在进入冬眠和苏醒时的不到两个小时有时间感,不管冬眠了多么漫长的岁月,感觉只是睡了不到两个小时,所以苏醒时总是有一种切换感,感觉自己通过了一道时空门,一下子进入了另一个世界。

  程心现在身处的世界是一个白色的球形空间,她看到艾AA飘浮在附近,和她一样身穿冬眠时的紧身服,头发湿漉漉的,四肢无力地摊开,显然也是刚刚醒来。她们目光相遇时,程心想说话,但低温造成的麻痹还没有过去,她发不出声来。AA对她吃力地摇摇头,意思是:我和你一样,什么都不知道。

  程心发现这个空间中充满了夕照一般的黄色光,这光是从一处像气窗的圆形窗口透进来的。在窗外,程心看到迷离的流线状和旋涡状的气纹充满了视野,这些条纹呈平行的蓝黄相间的带状分布,显示出一个被年野的风暴和激流覆盖的世界。这显然是木星表面。程心现在看到的木星表面与半个世纪前看到的有明显不同,亮了许多,很奇怪,中间那一条宽阔汹涌的云带,竟让她想到了黄河。她当然知道,这条“黄河中的一个旋涡可能容得下一个地球。在这个背景上,程心看到一个物体,主体是一根长长的圆柱,各段粗细不同,在圆柱的不同部位还附着有三个短柱体,它们联结为一个整体以圆往为轴心缓缓旋转着。程心确定这是一个太空城组合体,由八座太空城组合而成。程心还发现了一个惊人的事实:她们所在的地方与太空城组合体相对静止,但背景的木星表面却在缓缓移动!

  从木星表面的亮度看,现在显然处于向阳面,甚至可以看到阳光在木星的气态表而投下的太空城组合体的影子。又过了一会儿,木星的日夜交界线出现了,怪眼一样的大红斑也缓缓移入视野。这一切都证明。她们虽在的地方与太空城组合体并没有处于木星背阳阴影中,也没有与木星在太阳轨道上平行运行,两者现在都是木星的卫星,在围绕木星运行。

  “我们在哪儿?”程心问,这时她可以发出沙哑的声音来,但还是无力控制自己的身体。

  AA又摇摇头,“不知道,好像在飞船上?!?/p>

  她们继续在木星的黄色光晕中飘浮着,像在梦境中一般。

  “你们在‘星环’号上?!?/p>

  这声音来自她们旁边刚刚弹出的一个信息窗口,窗口中显示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,程心一眼就认出了他是曹彬??吹剿睦咸?,她意识到自己又跨越了一大段岁月。曹彬告诉她,现在是掩体纪元67年5月19日,她才知道自上次短暂的苏醒后,五十六年又过去了。自己在时间之外逃避生活,看着别人在转瞬间老去,这令她的心中充满了愧疚,她决定,不管以后发生什么,这都是自己的最后一次冬眠了。

  曹彬告诉她们,她们所在的飞船是“星环”号的最新一代型号,三年前才建造完成。他说在半个世纪前的星环城事件后,他和毕云峰都被判有罪,但都在服刑后不久即被释放。毕云峰已经在十多年前去世,曹彬带来了他临终前对她们的问候,这让程心的双眼湿润了。曹彬告诉她们,现在木星群落的大型太空城已经增加到五十二座,大部分都形成了组合体,她们能看到的是木星二号组合体。由于太阳系防御系统的完善,所有的城市在二十年前都成为了木星的卫星,只有在出现打击警报后才会改变轨道躲进掩体区。

  “城市中的生活又变得像天堂一样了,可惜你们不能去看,没有时间了?!辈鼙蛩档秸饫锿蝗煌A讼吕?。程心和AA交换了一个不安的眼神,她们现在知道他之前的滔滔不绝可能就是为了推迟这一时刻。

  “打击警报出现了吗?”程心问。

  曹彬点点头,“是的,警报出现了,在半个世纪中有过两次误报,都差点把你们唤醒、但这一次是真的。孩子们——我已经一百一十二岁了,可以这么叫你们了吧——孩子们,黑暗森林打击终于降临了?!?/p>

  程心的心骤然紧缩,不是因为打击的降临,一个多世纪以来,人类世界已经为此做好了一切准备,但她却敏感地觉察到事情不对。她们按照约定被唤醒了,恢复到这种状态至少需要四五个小时,就是说警报发出已经有一段时间了.可窗外的木星组合体二号既没有紧急解体,也没有改变轨道,仍若无其事地作为木星的卫星运行着。再看看曹彬,这个一百多岁的老人表情也太平静了,似乎还隐含着绝望。

  “你现在是在——”AA问。

  “我在太阳系预警中心?!辈鼙蛱种钢干砗笏?。

  程心看到曹彬身后是一个控制中心之类的大厅,空间几乎被泛滥的信息窗口所淹没。那些窗口在大厅中到处飘浮,不断有新出现的窗口挤到前面,但很快又被后来的窗口遮盖,像溃堤后涌出的洪水一般。但大厅中的人们似乎什么也没做。那里的人有一半穿着军装,他们或者靠着办公桌站立,或者静坐着,所有人都目光呆滞,脸上呈现着与曹彬一样的不祥的平静。

  不应该是这样子的,程心想。这不像一个已经进入掩体、面对打击胸有成竹的世界,倒是很像三个多世纪前,不,已经是四个世纪前,三体?;粘鱿质钡淖刺?。那时,在PLA和PDC各种机构的办公室里,程心到处都能见到这样的气氛和表情,显示着一种面对宇宙中超强力量的绝望,一种放弃一切的麻木和漠然。

  大厅中的人们大部分沉默着,但也有少数人正脸色黯然地低声交谈着什么。程心看到一个呆坐的男人,桌上一只杯子倒了,蓝色的饮料从桌面一直流到裤子上,但他全然没有理会。在另一侧,在一个被永远置顶的显示着复杂趋势图的大面积信息窗口,前一名军人和一个平民女性拥抱在一起,那女人的脸上有隐隐的泪光……“为什么还不进掩体?!”AA指着舷窗外的太空城组合体问。

  “没有必要了,掩体没用?!辈鼙虼瓜卵劬λ?。

  “光粒现在距太阳有多近了?”程心问。

  “没有光粒?!?/p>

  “那你们发现了什么?”

  曹彬凄惨地笑了起来,“一张小纸条?!?/p>

发表评论

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

微信扫码关注
随时手机看书